执游网

创意制造快乐:一场别开生面的创作星搭子分享课

更新时间:2024-02-02点击:1932

导语:一个优秀的、富有开创性的UGC生态,是如何运转起来的。

一堂特殊的课

北京三里屯苹果旗舰店里,宁兵正在讲一堂特殊的课。

大屏幕上是清代画家徐杨绘制的《京师生春诗意图》局部。这是一张在中国艺术史上相当重要的绘画,它把中国的散点透视画法和欧洲的焦点画法相结合,通过鸟瞰形式描绘了清代北京城的全貌,以中轴线所贯穿,外城、内城、皇城、紫禁城的四重城,呈现出栩栩如生的人文画卷。

“对于故宫这样一个复杂的建筑群,如何进行快速的解读?”宁兵以舒缓的语速娓娓道来,“我们可以借助国画的‘三远法’来观察和思考故宫所体现的中国传统美学。”

所谓三远法,指的是平远、深远、与高远。在专业中国画领域,它们体现出创作和欣赏时的层次、深度与变化——结构的疏密产生层次(平远),曲折的美学让空间更加丰富(深远),通过对视线的控制产生变化的体验与情绪(高远)。宁兵介绍,故宫建筑相当完整地体现了中国哲学对于空间的理解和审美的取向。在此之后,他又补充:“如果大家对游戏设计有认知,这其实很像日本著名设计师宫本茂的‘箱庭法’,当两个空间发生意外的碰撞或融合的时候,就会产生体验上的变化乐趣。”

以故宫为主题的《元梦之星》地图里设计了与现实同款的“打卡点”

宁兵是北京服装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同时也是游戏工作室负责人、数字媒体艺术数字生活方式方向负责人。将文化特色融入游戏设计,是他在学生们面前讲述过、实践过许多次的课题。但即使如此,今天的课也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台下坐着的不是大学生,而是一起逛街的情侣、带着孩子的一家人,甚至还有因为一时好奇而停下脚步的路人。

这是《元梦之星》加入苹果“Today at Apple”新春系列活动的一环。宁兵教授邀请北京服装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内负责环境设计系教学工作的高华老师一起参与设计课程内容,以传统文化中空间营造的角度,向更多普通人介绍游戏中虚拟建造的文化溯源。再具体一点说,就是如何将中国古典美学元素变成一张张好玩的UGC地图。对他来说,这样的讲述可以出现在街头、商场,和普通人的生活与兴趣更近的地方。

他们都是为了《元梦之星》而来。

宁兵在“Today at Apple”活动中,为人们介绍中国传统美学中的建筑、色彩与民俗

一张好地图是如何制作出来的

宁兵自己也玩《元梦之星》。课程进行到最后一个环节,主办方安排现场听众一起体验游戏中的故宫UGC地图和闯关竞技模式,宁兵也举起手机扫码参加。

对于宁兵而言,《元梦之星》不仅是一款好玩的派对游戏,也不只是闲暇时间的消遣。宁兵说,他有一些学生已经成为《元梦之星》UGC签约作者,这些学生普遍成绩好,有明确的职业目标,想把UGC作为进入游戏行业的预演——如果做得成功,被厂商看到,很有可能成为撬动他们职业生涯的第一根杠杆。

事实上,不仅学生,高校也将UGC作为游戏相关专业的实用工具之一。“学校的目标是培养专业游戏设计师,而游戏要面向玩家才可以看出实际问题。”宁兵说,高校会主动选择UGC创作工具,比如《罗布乐思》和《我的世界》,用它们来实现一些基础的构想,作为正式作品的“测试”,交给玩家验证。

线下活动中,不少家长支持孩子来听一堂有意义又有趣的课程

具体到《元梦之星》,它的编辑器以“虚幻引擎”为基础,又比“虚幻引擎”易用许多。宁兵说,《元梦之星》UGC有更多基础模式,可以用来快速搭建起模型,推送给数量众多的玩家,明显缩短了创意被玩家评价的时间,提升效率。而在《元梦之星》的UGC框架下,某个作品做得好,也可以成为独立产品,作者甚至可以盈利。

与此同时,作为一种文化产品,游戏可以适配不同作者想要表达的内涵与主题,其中自然也包括传统文化。宁兵说,之所以选择《元梦之星》UGC地图向普通听众们讲述传统文化与风俗,一方面是因为北京服装学院一直专注中国传统服饰文化和时尚美学融合的研究,另一方面也有《元梦之星》自上线以来在游戏内容、UGC编辑器方面对传统文化传播的引导。这种将传统美学与游戏语境相结合的做法,很容易受到年轻人喜欢。

在课程中,宁兵打开一张UGC地图《青花映月》,用地图中的场景与“三远法”一一呼应:“玩家经过的几段路线在山谷里曲折蜿蜒,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致,这种空间关系映照了‘深远法’;当我们乘坐蝴蝶飞向终点,空间的层次在眼前一一呈现,就像是‘平远法’;而当我们通过传送点达到开阔空间,近处有梅枝,远处有亭台楼阁,很接近‘高远法’描绘的空间体验。”

《青花映月》中的场景可以与国画中的“三远法”呼应

因此,宁兵向台下的大小听众们总结,一张《元梦之星》地图创作的逻辑是什么样的:先找到主题,决定地图场景,通过IP、色彩肌理把概念固定,再按照分区、动线、元件等方面完成建造过程。

作为游戏研究学者、游戏设计师,宁兵能够熟练地将这些创作整理成一套体系;而作为玩家,他也知道,许多作者创作出优秀作品,往往更依赖灵感、兴趣和热情。

热爱创作的人们

“我其实是喜欢周杰伦。”小吆西说。她是地图《青花映月》的作者,一个爽朗的吉林女孩。

小吆西从内测开始玩《元梦之星》。朋友知道她一直喜欢做图,就直接邀请她来玩。进入游戏后,她尝试过排位、“狼人杀”等等玩法,但最喜欢的还是做图。到现在,她的账号只打到黄金等级,却已经发布了9张地图,在游戏中拥有4万多粉丝和14.7万点赞,仅《青花映月》一张图,就有将近20万次游玩数量和7000多赞。

小吆西的大部分作品都以国风为主

对于小吆西来说,做出《青花映月》可以说是偶然,也可以说是兴趣——因为喜欢周杰伦,她想把他的歌曲《青花瓷》中的几句词做成地图,然后去网络上搜索了真正的青花瓷图片与资料。

“我了解得也不太多,但看到那些盘子、罐子的图片,就有种很激动的感觉。”小吆西说,“它的配色真是太好看了。”

确定题材之后,小吆西的制作速度其实很快,两三天就可以完成一张质量颇高的图,遇上“需要研究”的时候,也不过四五天。

《元梦之星》UGC编辑器中的元件成为她一部分灵感的来源。“编辑器里有一种自带的云朵元件,特别适合歌词里‘天青色等烟雨’那种雾蒙蒙的感觉,我从那个云里得到了不少灵感。”小吆西说,除此之外,编辑器中的元件和功能也给她提供了许多方便,“不少元件可以直接使用,不用从头开始手捏一棵树——当然也有手捏的时候,但那些都是比较复杂的操作,比如用树枝做成草地,石头做成雪景之类。总的来说,做图的效率还是很高的。”

在《元梦之星》更新后的UGC编辑器里,许多原本需要手动调试的效果也可以自动生成了

像小吆西这样喜爱国风、传统文化主题的创作者,正好赶上了《元梦之星》的风口。自上线以来,《元梦之星》编辑器每次更新都会将国风元件、动作、特效作为明确的重点,而在鼓励UGC创作的比赛方面,首赛季即有数量众多的国风地图获得推荐与奖励,新赛季“山海奇遇”更是直接以国风、幻想作为主题。

“淀粉肠”同样是首个赛季中的优秀作者,她的《梦回楼兰》收获了11万游玩量和将近9000赞。身为游戏中的一名“高级造梦师”,她对国风内容的喜好源于家庭的影响。

由于母亲长期研究中医,淀粉肠从小就与许多“古风”浓厚的词语打交道。等到她长大,成为游戏玩家,她对那些竞技性太强的游戏也不太感冒,而是更喜欢轻松的氛围。《元梦之星》刚好符合她的口味。

在内测开始之前,《元梦之星》曾经面向所有玩家展开“造梦师招募”,拥有地图创作经验的淀粉肠也报了名,获得了内测资格。进入游戏,在完成新手任务之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编辑器。

许多作者都是从内测开始在《元梦之星》中创作的

“我把每个部分都看了一遍,想找一找有什么样的元件可以用。”淀粉肠说,“(内测时)UGC里面更新的东西就已经很丰富了。后来,我看到了里面有荷花、荷叶的素材,就用它们做了第一张国风地图《莲》。”

《莲》在内测时期获得了不少好评。游戏公测后,淀粉肠将它暂时下架,她说,未来可以将它做得更精致些,再发出来给更多的人玩。

由于学的是美术专业,后来,淀粉肠把关注重点放在了传统文化里的颜色上。她最早接触到传统颜色是通过唐卡,同样是出于兴趣。她了解到,中国传统颜色大多是使用矿物、植物制作的,与当下人们经常使用的颜色有所不同。

她把自己理解的传统色彩放进了《梦回楼兰》里。这是一张以蓝色为主体的地图,灵感是国画中的青绿山水画。“这种蓝色会分成许多层次,有不同的深度和亮度,还包括一些闪光点。把这些做进地图里,自然而然地就会形成层次。”淀粉肠说,“在国画里,我们可以根据颜色的深浅去判断山的形态,游戏里也可以这么做——《梦回楼兰》里最远处的山,我是用云来做的,它呈现出的效果最好。”

《梦回楼兰》里,作者淀粉肠使用了许多传统色彩

为了还原传统色彩,她在游戏自带的色板上一遍一遍地手工调试。她觉得,未来游戏官方可以增加一些各种风格的色板,比如传统色板,就可以让像她一样的作者更方便地选择。

在宁兵的课程中,“色彩美学的东方意象”也是重点之一。宁兵认为,色彩是时尚的重要风向标,每年都有许多时尚趋势研究机构发布当年的流行色,但它们有许多出自西方的话语权。随着我们对自身文化的研究和整理,中国的色彩谱系在时尚中也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中国色彩美学最独特的特征,在于注重色彩的调性与感受。通过与具体物件、时令变化相互关联,传统色彩的谱系可以自然而然地唤起人们思维、情绪的变化。宁兵再次使用了《青花映月》中的青花颜色作为例子——“青花”是传统色彩里非常有代表性的色谱,包括窃蓝、监德、苍苍、群青等一系列浓淡不同的青色。在《元梦之星》UGC地图中的应用,可以视为一种文脉的传承。

传统色彩谱系在《元梦之星》地图中的应用十分自然

身为专业研究者,宁兵对玩家与UGC创作者的期待是“明来处,知去处,晓归处”。他总结,在大部分游戏中,玩家与UGC作者实际上都是分层的,爱好和兴趣本身已经相当重要,在这个基础上,能够确切知道国风元素的来源,使用编辑器环境正确复刻和合理创作,同时容纳自身的情绪、热爱与体会,打动玩家,引起共鸣,就已经难能可贵。

至于其中体现的传统文化要素是否100%“原汁原味”,其实不必太过纠结。“游戏是一种情绪价值,没必要一味追求功能性。当然,在欢乐的同时能寓教于乐就更好。”宁兵相信,一类题材的作品数量多了,自然会诞生文化性、游戏性俱佳的精品。更重要的是,作为商业产品,游戏还要面临市场选择,在市场中,每个创作者的思维实际上都与文化有着紧密关联,与更多不同的文化互相碰撞,保持新鲜感,对传统文化的发展也有好处。

在许多作者制作的国风地图里,场景、色彩、氛围是要放在第一位的,玩法则更多是游戏自带的竞速、跳跃。“栖”则在玩法设计上下了不少功夫,比如主打多人竞技的地图《巨龙对抗赛》。图中,高山、流水、古塔错落有致,建筑边缘被镶上了彩色灯条,一条闪着霓虹色的赛博中国龙盘旋其上,玩家被分为8v8的两个小队,相互对战决出胜者。

在更多元化的玩法中,国风元素也足够吸引人

《巨龙对抗赛》源自直播平台的邀请。栖说,直播平台会给像她这样的地图作者发布一些需求,根据主播们擅长的方向做出合适的图。当时,一位主播说自己擅长射击游戏,她就为对方“量身定做”了一张竞技地图。

除了玩法之外,直播平台对于场景没有固定要求。栖就将自己喜爱的“国风加赛博”做了进去。一方面,视觉效果非常好,很能吸引直播间观众的注意;另一方面,她也在其中投入了许多细节——在地图里相互刚枪的玩家和直播间的观众可能未必注意到,但她认为,越是细节,越能体现真正“国风”的氛围。

“比如屋顶。编辑器里自带的屋顶是平的,直的,但传统建筑的屋顶都是有弧度的。所以我会先搭出架子,再用瓦片一点点填补上。”栖说,她对细节看得很重要,“不止屋顶,还有榫卯、柱子、墙、窗户上的纹饰……如果你用心去做,一眼就能和自带元件看出差别。”

屋顶的弧线需要作者手动调试

1个月,数千万张地图

从内测以来,UGC就一直是《元梦之星》的建设核心。从“10亿造梦计划”中的“千万星合约”,到运营过程中对不同类型作者、作品的支持和奖励,再到像宁兵这样的专业教育者、像小吆西、淀粉肠、栖这样的国风UGC作者,还包括Today at Apple活动观众席上的普通人们,几乎人人都可以在《元梦之星》的小小元宇宙里面找到自己的位置。

叶辉是《元梦之星》UGC运营负责人。他经历了《元梦之星》UGC从内测、上线到持续更新的全过程,也见证了它的成果。根据不久前《元梦之星》主创团队发布的公开信透露,游戏上线后不到1个月时间里,注册用户数量超过了8000万,用户创造的地图已经达到数千万张。

《元梦之星》UGC运营负责人叶辉(左)向参加Today at Apple活动的观众介绍游戏与UGC生态

在叶辉看来,做UGC运营是一件非常有意义、也很有成就感的事,因为UGC有着独特的魅力——

作为运营人员、服务者,他们会与创作者一起成长。

作为玩家,他们可以身临其境地体验作者的故事。与图书、影视剧等形式不同,游戏不是在“看别人的故事”,而是“亲自体验一个故事”,通过场景、音乐和巧妙的关卡设计,优秀的地图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体验作者想要表达的喜怒哀乐。

作为文化的热爱者,他们还能发现,许多创作者在用自己的方式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在娱乐中学习。为了让这些创作者的点子和创意得以实现,每个赛季,《元梦之星》都会举办各种类型的主题赛事,激发人们的创作灵感。目前,游戏中已经产生了非遗传承、航空航天、文旅等多个题材的作品。

《剪影匠心》,一张以非遗技艺剪纸为主题的地图,教会人们剪纸的工具以及剪纸的三个步骤

“用户创造内容的空间是无限大的,毋庸置疑,我们给予这些创作者的激励投入也会是无限大的。”叶辉说。

宁兵同样认可《元梦之星》在UGC运营方面的举措:“我们能看到《元梦之星》每个赛季都有对传统文化内容的鼓励,这其实就是一种引导,有点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的感觉。它们与作者的个人兴趣结合起来,既有定点,也有散点,相互触发,相互支撑——这就是一种生态。”

而在未来,《元梦之星》的UGC生态还会触及更多领域。早在去年12月2日,《元梦之星》就公布了全国高校共创计划,如今,全国高校游戏创意大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而这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由一款游戏独自举办的高校创作赛。根据介绍,《元梦之星》全国高校游戏创意大赛由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工作委员会(游戏工委)、全国高等院校计算机基础教育研究会(高校计算机学会)指导,中国传媒大学、澳门科技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11所高校共同参与其中。

《元梦之星》全国高校游戏创意大赛正在进行

持续生长的UGC生态

“山海奇遇”新赛季、春节新版本……随着地图编辑器功能的持续升级,《元梦之星》的UGC生态还在拓展。

宁兵与他的学生们正在准备参加《元梦之星》全国高校游戏创意大赛。在他看来,UGC可以成为高校与游戏行业之间的联动空间。“产业对于产品有商业化的标准,比较重视安全与创意的平衡。而学生们永远年轻,总能体现出这个代际的创意与想法,不像行业那样有压力。高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创意、公益和独立游戏的‘试验场’。”

不止他们,在全国高校游戏创意大赛的3个参赛方向中,越来越多的高校学生们展示着丰富的想象力。人文赛道中,山西大同大学的“切特”创作出了《谪仙李白》,描绘了大诗人李白波澜壮阔的一生。科普赛道中,玩家已经可以玩到《星际探索(和平号)》,这张地图由复旦大学学生“葫芦老六”创作,对和平号空间站进行了高度还原。

航天也是创作者们喜爱的题材之一

自由赛道上,学生作者们首先瞄准了即将到来的春节主题。江南大学学生的《大家一起包饺砸》《潮起故城》,中央民族大学学生的《福启新岁》《“糖”文“画”》,吉林艺术学院学生的《欢闹元宵》,中国美术学院学生的《一夜鱼龙舞》,从各地区文化、节庆习俗中选出了最有代表性的几个侧面,成为“幅员辽阔,底蕴厚重”的生动注脚。

事实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们注意到了《元梦之星》的UGC生态,并且对它表示了肯定。就像苹果选择在新春活动中与《元梦之星》展开合作一样——这是Apple零售店在此领域唯一一次与游戏合作。在《元梦之星》获得App Store 12月编辑精选、App Store首月2次Today Story推荐之后,这样的合作有了更深度也更丰富的趋势。

从国风、传统文化与UGC创作的关系,我们能够看到《元梦之星》这个优秀的、富有开创性的UGC生态是如何运转起来的——创造一个让创作者、玩家、专业研究者和更多领域的人都能融入其中,同时不断自发创造优秀内容的世界。它自身在不断发展变化,同时又与其中所有的内容共同成长。让每一个因为《元梦之星》而来的人,都能收获属于自己的成果。